食野之粟

那天的风像起了白毛一样无情地汹涌而过,伤口里的血还没有流出来,已经凝成了冰渣……
长庚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被一个人用大氅裹在怀里抱着走。
他记得那个人襟口雪白,怀里有股悠远清苦的药味……



——打印店里的扫描仪是真渣,我也不太会做后期。这张图酝酿了一周最后画出来了。水彩的技法也还没有get到,我画这个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韩熙载夜宴图hhhh不由自主就开始分染,画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,我在干什么?hhhh
但是画顾美人儿也是很开心了(∩_∩)
感谢各位看官